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CM日藝組 | 29/01/13, 00:12 | 日本音樂 | (4356 Reads)

 

    才不過一個月前的事情,這五位妹子的身影依然在我腦海中載浮載沉。在主場討論區樂此不疲地亂投毒藥,我想是時候把一切更有系統的留下痕跡。

   認識桃草不到一年,經損友介紹「這隊女子偶像團很有趣的說!」還自作主張「應該會合你脾胃。」打開《Z伝説~終わりなき革命》的視頻:「搞什麼啊?這是超人戰隊特攝片的主題曲嗎?只是風格奇葩一點的普通日本賣萌女子偶像組合罷。」就置若罔聞了。不用說也估計到往後發展,就是通俗愛情劇中怨家變戀人那種--日久生情,到最後愛得不能自拔。(後來挖恐龍化石時才發覺,原來我已一早在《桃花期》電影版看過她們,只以名字也不提的"idol甜甜圈歌"輕輕帶過,相比未段對Perfume的大書特書,只能慨嘆有眼不識泰山。)

    很公式的開場吧,等於求職面試或是新星做電台訪問一樣,又長又臭的自我介紹不離一二三abc。根本沒有人在乎內容。雖然如此,我還是要繼續說下去(其實內心很想說)。

    教我重新評估桃草是看了她們初上Music Station演唱《サラバ、愛しき悲しみたちよ》的表現(又一次先在看《惡夢小姐》時已聽過,依然過耳即忘)。為了布袋寅泰的大名,名牌奴隸就即管再給妳們一個機會吧。「搞什麼啊?這是《惡夢小姐》的主題曲嗎?這隊風格奇葩的日本賣萌女子偶像組合,很有趣呢。」特別是中間那個紅色天使,在菱形列隊舞步時,展露那甜美笑容,「嘩,就是這種感覺了。」隨後掉進甜稠的美夢去,天使與魔鬼如影隨形常在我身邊迴旋。不用說也估計到往後發展,我日以繼夜的進行挖掘工程,一頭裁進去桃草的國度。幸好桃草的歷史不算長,可以以"金錢可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的資本主義方法補完。對比小時候迷過安室奈美惠,迷過英國搖滾樂隊,迷過NBA籃球明星,當中所付出的時間和熱情,這是金錢換不到的。看來我也成了卑劣的成年人,"打敗不了他們,就加入他們。"資本主義萬歲!(文:李喂凸)

  迷偶像是很世俗的事,但也有虛榮的時候。自認資深和有質素的支持者常備二個擋箭牌:一.世人只懂得盲目跟風,只會欣賞偶像的外在美,忽略了內在美啦!二.在偶像還未成名時,我已一早支持他們,好比亞伯拉罕啦。今次我又敗走了,還是雙重敗走。人家連紅白也上了,收視率達40.6%,下一個目標是上國立競技場演出,還需要我搧風點火嗎?而且網路上也不少文章介紹和討論,推薦這個台灣人寫的桃色幸運草推廣部落格。惟當不了哥倫布,當諸葛孔明也不錯,事後搧風點火借箭又有何不可? 

反正已經搞不清是在寫桃草,還是寫自己。繼續自我介紹,交代背景:作為自認資深和有質素的搖滾和電子樂迷,年紀又將踏入大叔之年,一直覺得迷偶像這種行為和愛嗅剛脫鞋的赤腳沒二樣,是要趁沒人在身旁,偷摸進行的勾當。豈料現在這位大叔在此表演自嗅臭腳呢。來個沒那麼嘔心的比喻:每個人在擇偶(配偶和偶像)時,總會有一定原則和堅持,開出的條件好比鄉巴佬在初次出國旅行的行李清單一樣長。其實一切都是多餘,只要他有一個讓你難以抗拒的優點;只要他在一個對的時間出現在你眼前,「嘩,就是這種感覺了。」邱比特就會一擊即中。因此什麼堅持有格調,永遠不會迷偶像呀、什麼堅持有品味,抵制idol甜甜圈歌呀、什麼音樂是用耳朵感受,不是用眼睛呀......全和沒有立場的香港無恥政客的說話一樣--當笑話聽聽就好

隔岸觀火的孔明也不知道桃草火速竄紅的原因,只能妄下判斷:桃草一大成功之處在其包裝定位方面,她們不走傳統日本女偶像那種柔弱可愛路線(不代表她們不可愛啦)。反而是介乎於偶像和諧星之間游走:可以不顧形象上綜藝節目被整、扮古谷實式鬼臉、化妝衣著打扮由千奇百怪到高端洋氣、跳舞動作被形容為很沒貞節......這種不以師夷長技以制夷,走鋼索的操作方法。不管好或是壞,起碼先讓人留下印象。試想年中遇過多少不屑一看,就再會拜拜的偶像?

當然,也談不上桃草是在走邪道。五女時常笑臉迎人,充滿朝氣的健康形象,固然是偶像的必要設定。幸運草又名四葉草,在日本象徵幸福和幸運。在政局和經濟長期一蹶不振的日本,桃草帶來了一抹陽光

AKB48有秋元原,Perfume有中田康貴,桃草有前山田健一。本是一個動漫盲,對前山田當然沒感也無興趣。故事依然是這樣:自細聽他為桃草編寫的歌曲後(還有你一定聽過那首華人界廣傳的毒男之歌《聖誕節那是什麼?好吃嗎?》),才知道這傢伙可不是省油的燈。詳見情熱大陸,當中他會因目睹現場觀眾反應太熱烈,而「很厲害呢!」感動落淚,可見他對桃草是充滿了愛。

也許桃草一開始是走少年向?唱過不少動晝主題曲,其唱片公司STARCHILD也是以生產聲優及動畫產品聞名,這和前山田老師有一定關係吧。最明顯例子就是《猛烈宇宙交響曲・第七樂章「無限的愛」》這首《迷你裙宇宙海賊》主題曲。在主場討論區和資深動漫迷henrytam談起這歌,他評價為沒什麼特別的一首普anime-pop。令自認見識多,聽音樂多得耳朵生繭的我,也要忍耐不即席表演何謂大驚小怪:這是一首折衷主義的示範作(袁智聰語)啊!前山田老師把日本J-Pop、美國重金屬搖滾、歐洲合唱團各種元素共治一爐,混合而的來的是氣勢磅礡史詩鉅作,簡直是的日本動漫版的《Bohemian Rhapsody》!       

我會把《猛烈宇宙交響曲・第七樂章「無限的愛」》,《Z女戰爭》和《Z伝説~終わりなき革命》定為戰隊三部曲(如果你受不了以上三曲,就注定和桃草電波不對了)。同是二次元才該出現的歌服;同是動輒五、六分鐘的長度;同是自誇如何努力用笑容救地球。卻各有各的趣味:《Z伝説~終わりなき革命》是認識桃草的入門曲,單聽開首verse已能記下各成員的名字和屬性,是諧星模仿桃草最頻繁的一曲,說有多白痴有多白痴。而《Z女戰爭》就是我另一隊鐘情樂團--相對性理論主音やくしまるえつこ的誇刀之作,由versepre-chorus、chorusbridgehook句、refraincoda皆轉折連合得層層疊疊。關於音樂方面的評論,待四月推出新大碟撰文再談。

除了戰隊三部曲,桃草的獨特性也在以下二首的歌曲表露無遺:《Chai Maxx》是我大愛的一曲,讓人身體搖晃的節奏,''放馬過來吧''的熱血歌詞,配上摔角的動作。摔角迷如我固然正中下懷。她們還曾畫上面譜,和武藤敬司一起上擂台表現呢

《笑顏百景》是以日本傳統落語為題,只曾在日劇《虎與龍》提起過對落語的興趣,固然不能完全明白當中典故和樂趣。但就是這種具有日本傳統特色,國內人才會明白的趣味,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無意點火,那些只會仿傚歐美電子舞曲的日韓偶像組合,任他(她)們如何秀色可餐,歌舞技術如何一流,其缺乏原創性和靈魂的芭樂,從來不是我那杯茶。

委實而言,桃草的歌曲有一些只屬一般idol甜甜圈歌貨色。不如舊愛Perfume初期的大碟《Game》,每一曲都有獨立當細碟的高水準。唯桃草有一項必殺技是前輩們也望其項背的,就是現場演出的能力。自問看過不少演唱會,並以此為興趣,也不禁佩服五妹在舞台上表現能量之豐--她們很懂得吵熱現場氣團情緒,對現場節奏掌握的老練,絕對比得上不少搖滾樂團。不時動輒連續跳唱二十分鐘,由舞台跑上觀眾席,她們知道疲倦是何物嗎?前山田老師說過偶像就是要表現多方面的藝術,桃草會表現一些和歌唱無關的高難度雜技,間中穿插魔術和舞台劇表現。常和武士(桃草忠實支持者的別號)互動交流。讓人有''即使是唱同一首歌,今次和上次也有不同的地方,決不能錯過每一場演出''的感覺。每次看到武士們熱情的反應,在歌曲空隙位大喊各成員英文名也好,大喊世界桃草No.1也好,我都有跳進電視加入一夥的衝動。任我如何大破慳囊,以萬惡金錢換來blu-ray DVD和大屏幕電視來觀賞,也難洗隔靴搔癢之憾。

 

以上是女祭2011(顧名思義,只限女士入場)的片段。身體狀況不佳的有安杏果連跳連唱,已疲憊不堪得連開聲也吃力,但她依然堅持演出,簡直是以生命作賭注。隊長百田夏菜子看她打完空翻已氣喘乏力,不用她當膊馬《行くぜっ!怪盗少女》的例牌動作),還向她比了一個''大丈夫''的手勢,看時我頓覺窩心。還有極樂門2011的後台花絮片段,依依不捨的武士們在完場還不欲離去,大喊安歌。在後台的五女都被感動得淚如雨下,有安杏果哭說:「很想再見到大家,還想繼續再唱呢!」。也許張冠李戴,以上兩例令我想起《爆漫》中所指《少年Jump》暢銷漫畫的成功方程式:青春x熱血x友情。

從來,熱血和浪漫是私密且感性的感覺。如果你不是當事人,又對其故事無感,就不能代入共嗚找不到那條線來連接(回想一下去不相熟朋友的婚禮....。我說桃草出道是由公園演出開始,預算少得要在車中過夜睡覺,很是悽涼。你說世界很多地下樂隊歌手也是這樣刻苦巡迴演出的。我說桃草堅持真唱演出已很難得。雖然在紅白和Music Station Super Live,她們入錯了調子啦、跳錯舞步啦、唱得好像氣喘啦。但看在真唱份上,就原諒她們吧。其實這些小錯誤挺可愛的,也是日本女子樂團的特色啦。你說犯錯就是犯錯,表演得不好就是實力不夠。其實你沒有錯,"那條線"是不能共用的。而我所能做的,就是自作多情的繼續推廣,霸道又勉強地替你尋找"那條線"和桃草連上。

慢著,還未開始成員介紹如何推廣?其實看桃色幸運草推廣部落格已很足夠,繼續孔明借箭,只在此簡說對各人的感覺吧:

百田夏菜子,私心最愛。紅色總是戰隊的第一主角,身為隊長的她佔領中間位置,帶動現場功力一流。最喜歡她那在警局認人都會被一眼認清的酒渦和虎牙。其傻瓜特質和反應很是討喜,非常有''節目效果''。

玉井詩長髮和短髮一樣可愛。感覺是最聰慧的在後台非常逗趣,和夏菜子猶如一對活寶貝。個人作品涙目のアリス走昭和森高千里風,不知是否妹子一直所憧憬呢 ?

佐佐木彩夏,隊中最符合偶像外表和氣質的妹子(有點矛盾)。扭捏而不造作,肉肉的包子臉除了可愛還是可愛。一直懷疑前山田老師對A-Rin偏頗單推,那二首替她度身訂造的歌曲《だって あーりんなんだもーん☆》和《あーりんは反抗期》 ,根本是沒有商量餘地的可愛。

有安杏果,有一把和嬌小身型不相配的洪亮嗓音,替桃草的歌聲帶來不同變化。現場演出烏龍場面頻率最高。比起其他成員,淚線發達的她更顯女孩氣。是愈看愈耐看的類型。

  高城れに,年紀最大,卻是最天然呆脫線的一個;在《行くぜっ!怪盗少女》中不會表演特技,卻是最賣力跳舞的一個。很喜歡她的聲線,是五女中最好聽的。以樂隊比喻的話,她就是低音結他手,看似不起眼,是不能遺漏的位置。

由單推夏菜子變成''箱推''(五女都支持和推廣)是中毒的症狀。很久前看過一篇探究英國偶像組合的文章,指出"五"是偶像組合的最完美的人數:太少易生膩,太多又難以兼顧所有人皆有平等表演機會,因此五人正好能互補長短--把各人包裝成不同類型,總有一個能擊中樂迷,繼而愛屋及烏。在我小時當紅的Take That、Backstreet Boys、Boyzone和 Spice Girls無一不是五人組合。什麼?這在日本不通用?Morning娘、AKB48、EXILE......什麼什麼?大叔聽不到啦,請你說得大聲一點啦,大叔已到了沒可能改變根深柢固想法的老頑固年齡啦。

看到Morning娘和AKB48成員經常表演玩音樂椅遊戲,一個又一個的''畢業''離隊,真是替少女們感到辛苦(還不計那些從未當過正選,不要說坐板凳,連出場機會也沒有的成員呢)。相比之下,我還是喜歡桃草這種成員間不存競爭,五神合體打怪獸的傻妹子。

     紅白初演,《行くぜっ!怪盗少女》歌詞沒有剪掉舊成員早見あかりAkari,五女手指向前方,仿佛在說:Akari妳看!我們沒有忘記當初的承諾。妳也要努力,等妳以女優身份,一起上紅白啊。」糟糕了很想哭這又是"那條線"呀!眾所周知,紅白一向是日本主流歌手的集體目標,現在目標達成了,即使早見已退隊,但她們沒有忘情。從來不相信女人的友誼,難道少女是例外嗎?這一幕我翻看了九十二次,依舊雞皮疙瘩。在網路上看到不少日本網民留言:泣(;д;)(ノД`)......(實情是日文盲只會看這些),我想當中有不少是真的在現實中哭泣吧。

 

     這令大叔回憶在日常生活中,每當看到少女們一起手牽手逛街、不顧場合儀態就一股兒互坐大腿,互相親吻、互換對方的拉麵吃、買衣服時不介意入一起更衣室.....都會會心微(淫)笑一下,很想加入她們一伙呢這種純粹的友情表現,"朋友在心中"的男人就是做不出來。內心忠告她們:「希望妳倆能永遠保持這份友誼,他日妳們長大了,也請不要忘記在年青時,身邊曾有過這位好朋友。」其實大叔內心也藏著一個少女呢。

 

看了PerfumeMusic Japan的亞洲巡迴演唱的特集,感觸良多。看著台灣歌迷們如何把香水帶進生活,並組織各種集體活動隔空支持偶像,其實都不足以嘖嘖稱奇。世上任何一個地方也有這種人。但他們不恥於向公眾表演自嗅臭腳的態度,就很值得香港那些連上鏡也要遮臉的鬼祟支持者借鏡(片中那個台灣女生,向母親介紹Perfume時的眼神,還以為她在介紹第一次見家長的男朋友呢﹚。全力支持並自豪於自己的興趣愛好,一起同心協力付諸行動,還嘗試影響身邊人,這不就是一件很熱血很團結的事嗎?剛巧我在工餘時組成的業餘籃球隊,因為一些無聊是非而搞得一盤散沙。更令我懷疑:究竟我迷上桃草是不是只為一份情,只為呼喚已殘餘不再的青春,找回內心藏著的那個少年呢?不少武士都是大叔和伯伯,相信當中也包含這種把去的青春找投射對象的心情吧。

櫻花之美,全因綻放時間之短,春風拂過,它已經逝去了。日本女偶像團就如櫻花一樣,品嚐時間很快過期,三年上高峰,五年走下坡。桃草在元旦日發表了不可能的宣言:「新目標是上國立競技場演出!」據報日本因為申奧,國立競技場將於2014年到2019年期間封管擴建,以達容納八萬人之多。怎麼樣?這目標夠傻夠破天荒了吧?六年後,她們還繼續當紅嗎?坦白說,機會不大。但我已決定他媽的不去管他了,現在喜歡盡情喜歡。初出道六人時期就以上紅白為目標,也不曾被笑好高騖遠嗎?我就是欣賞這種義無反顧,勇往直前的傻勁。這是她們最珍貴的寶物,任何人也不能奪走。

   

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名林檎、小田切讓、淺野忠信、北野武、筱山紀信、Perfume、桃色幸運草Z的擁戴者(是的,名單繼續增長),女優喜歡百田夏菜子、玉井詩織、佐佐木彩夏、有安杏果、高城れに和早見あかり


[1]

毒不可奈


[引用] | 作者 | 29/01/13 21:51 | [舉報垃圾留言]

由愛可奈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HKCM日藝組 | 06/02/13 02:44

[2]

撚字同好也在此留下痕跡:

你老哥手筆愈來愈邁克---賣弄艱深四字成語,草根式比喻,自嘲挖苦為樂,括號王有改善,但標點符號依舊用錯,可能斬左三分一都無阻文章內容完整性

但就係鐘意你呢隻多餘濫情!比你更大叔的jazz迷大伯唔聽呢隊o靚妹,都整篇吞下,200%感受到你果股沉船之情

寫多D啦


[引用] | 作者 Double E | 06/02/13 20:54 | [舉報垃圾留言]


大編輯俾臉啦,話鬼之你讚定評

似邁克太不科學啦,我唔識粵劇都睇哂佢文

但長文咁寫已盡良唔想人地見一大堆字,睇睇下放棄,太生人勿近啦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HKCM日藝組 | 08/02/13 17:31

[3] Re: 包
:

毒不可奈



可出此言?桃草係果邊受眾面好廣泛,幾乎男女老幼通殺,係平日既武道館搞女子限定可以坐爆差唔多一萬名女飯,唔係剩係得年輕男性族群擁戴的。希望唔好一見到係女子偶像組合就咁先入為主。


[引用] | 作者 erikayan | 18/04/13 04:5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