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CM日藝組 | 09/01/11, 13:51 | 電影觀感 | (3821 Reads)

 

悄悄生了二十多年的火苗,直到上年才熋熋燃起。適逢《1Q84》的出版、村上春樹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和雞蛋與牆的言論,坊間突然多了不少村上迷。其實讀村上一早不是什麼裝文藝青年的行為,相反卻是主流得很。也有不少自認為老村上迷已嘀嘀咕咕的抱怨 「村上已今不如昔,還是喜歡《聽風的歌》、《舞舞舞》和《遇上的100%女孩》時期的村上」。無論是那一種村上迷,《挪威的森林》改篇電影也是要入場看的。

《挪威的森林》不是我最喜歡的村上作品,但絕對是看最多的一本,隨手翻開任何一頁皆能讀得津津有味。和千千萬萬的讀者一樣,每人都有他心目中的挪威的森林。遊完一趟陳英雄建立的森林後,無疑是風景秀麗和宏偉磅礡,但我只有一把火燒燬這座森林的衝動。開始理解大陸憤青因諾貝爾和平獎而焚燒《挪威的森林》小說的心態了。

要數電影沒有忠於原著的地方,恐怕有三百個。這不是評價改篇電影質素的重點,取捨是否得宜才是關鍵。我較看重的是電影以那個切入角度,能否呈現原著的風格?精神和題旨和原著有否相違?如果改得高明,合情理的話,也可以接受。可惜,電影沒有一樣能令我滿意。(文:李喂凸)

原著一開首已是結局,三十七歲的渡邊在飛機上因聽到披頭四的《Norwegian Wood》,從而勾起他的苦澀回憶。這也是以此歌曲為命的原因:男生遇上女生,上了她的家,他問:「這是挪威木製的傢具嗎?」(其實森林是將錯就錯的直譯,原意是挪威的木材)。據說是約翰連儂寫給大洋野子,有暗示偷情和三角關係的意思。而電影改以直線性記事,一開始己是Kizuki、直子和渡邊三人共聚,而Kizuki很快便自殺去了。在未上映前已知悉陳英雄有這樣的安排。不打緊,我想關於《Norwegian Wood》一曲的意義會後補吧,可惜沒有。

此外,直子對井的想像也是重要的象徵,井暗示死亡。我曾經想像電影開首:鏡頭影著一口漫漫往下沉的井,仿佛無底深淵般深,配上直子的獨白:「井在草原末端開始要進入雜木林的正好分界線上。大地洞然張開直徑一公尺左右的黑暗洞穴,被草巧妙地覆蓋隱藏著......我唯一知道的,總之那是深得可怕而已。無法想像的深。而且在那洞裏黑暗—好像把全世界所有各種黑暗都熔煮成一團似的濃密黑暗—塞的滿滿的。......如果脖子就那樣骨折,很乾脆地死掉倒還好,萬一只是扭傷腳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就算再怎麼大聲喊叫也不會有人聽見,也不可能會被別人聽見,四下只有蜈蚣或蜘蛛在亂爬,周圍散落著一大堆死在那裏的人的白骨,陰暗而潮濕。而上方光線形成的圓圈簡直像冬天的月亮一樣小小地浮在上面。在那樣的地方孤伶伶地慢慢死去。」不打緊,我想關於井的描述會後補吧,可惜還是沒有。

也許我有「改篇潔癖」,忽視了改篇意識流小說的制肘,總不能逐字紀錄吧。但一些重要的情節是不能少的,太多東西略而不談,使人物間的行為和思想不能配合。須知道文字留白的想像空間比影像大十倍。很多沒有看過小說的朋友都說看得不明所以,留下十萬個為什麼:為什麼他們那麼渴求性?為什麼無病呻吟尋死?為什麼總愛亂跑?為什麼在郊外口交?......

也有說「森」是代表三角關係,Kizuki vs直子vs渡邊、永澤vs初美vs渡邊、鈴子vs直子vs渡邊、綠vs直子vs渡邊。各個渡邊生命中的過客,對他人生的取向和影響也是深遠的。我會把綠和直子、Kizuki和永澤、初美和綠作分三組作對照:綠和直子分別代表生和死、黑暗和光明;Kizuki和永澤等於堅持和放棄、耍權和被控;初美和綠等於被動和自主、傳統和革新。各人的離離合合,教渡邊徘徊和迷失,他落入惘惘的空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他只是一口被推動的齒輪,對於身邊種種變遷,無助也無力改變任何事情。

村上看過後電影說:「一直以為故事是以渡邊為中心,但原來可以用女性角度一切入。」說的沒錯。可惜電影中所有人物描寫都是平面的,每人皆單向和渡邊對招。在此逐一描述:

1.直子(菊地凛子)

作為頭號悲劇人物。如上文所說,井沒有提及,和Kizuki的相處及家庭的影響也是一片空白,還有一幅又一幅的回信,都一一寄失了。即使她說話一向有問題,但在病患前,她還是能對渡邊自剖開內心,向他侃侃而談的。對於直子的描寫,電影以二場情慾戲作重點,加上在森林和渡邊口交,一切也是對Kizuki的投射。和最愛的人親熱沒有生理反應,卻在不愛的渡邊中得到快感,使她更自厭和內疚。全片最令人深刻是直子和渡邊在樹林中急步一幕,那時她已走不出胡思亂想的死胡同。一幕又一幕把直子的心理變化和情緒表露無選,手法和氣氛極富電影感。但在缺乏前置背景交代和人物描寫的情況下,除了能稱讚攝影李屏賓的技術高超外,還有什麼好說呢?

2.綠(水原希子)

我想每個看過小說的男生,都會對小林綠產生憧憬:「啊!為什麼我在青春期沒有遇到這種女生呢?」她想像力豐富、說話幽默、開朗活潑、可愛又堅強、懂得欣賞別人......最重要還是她積極主動,正中不求付出的草食男下懷。綠是故事中最具生命力,最不會逃避責任的人物,是幫助渡邊打通現實世界的鎖匙。試比較三者共處的場景和燈光便可窺見一二。若果渡邊從來沒有遇上她的話,搞不好會跟隨Kizuki和直子自殺。

貪心的我依然不滿某些情節被刪:屋內看火災、一起到戲院看色情電影、和綠父親分享黃瓜。以上我理解為電影時間有限,直子和渡邊的一段情才是焦點。惟畫蛇添足又是另外一回事,回想一下電影中,綠在酒吧和渡邊吵散是什麼原因?是因為和男朋友分手了,欲迫渡邊表態但不奏效而吵啊!這樣的改動完全把可愛的綠醜化了。「真實」的綠是因渡邊看不到她髮型改變而氣憤的(在第一次見面,渡邊曾稱讚短髮很適合綠)。一個看似無稽但又非常現實的情景,不得不佩服村上對女人心的刻劃(有指綠是以他太太作藍本),那管是多麼小眉小眼的地方,女人都是要人關心和注意的,不解風情的渡邊,小至不留意女人外觀,大至驚訝綠為何和男朋友分手。而這個「假冒」的綠呢?只是一個充滿嫉妒心和佔有欲的發情母狗,又剛好挑中渡邊罷了。

乍看最後一幕,雙方通電,渡邊直言要選擇綠!?這又是很不村上,很不酷的安排。

3.永澤(玉山鐵二)

村上的故事必需有這類人物,有著不同的心理缺憾和扭曲,卻造就他們有在現實中生存的本領,他們通常是和「我」作對比的鏡子。原本我也很期待永澤的出場,他和七十個女人睡過、不看當代作家的小說、看不起成年人、漠視社會規則、志願是做個紳士、在國家機器工作是為了考驗自己能力。總言之就是一個非常自我,極富有魅力的人物。他有其獨特的人生觀,和渡邊有一連串看似是歪理,實際極有意思的對白。但很抱歉,陳英雄眼中的永澤只是一個不停吸煙和玩弄感情的帥哥。更過份的是渡邊介紹他時的獨白,竟然是因為崇拜他而和他做朋友!有理由懷疑,陳英雄對「真實的」永澤和綠有偏見,以小時候某個討厭的同學作藍本而改寫的。

4.初美(初音映莉子)

很漂亮,只論外表和氣質,是最合乎想像中模版的一角。當然,在日本找個女星能演活漂亮又高貴的初美,隨手都能找到一打(近期我會選武井咲)。厲害是連這樣一個配角,我一樣有其不滿。在餐廳對話的一幕,刻意特寫她臉部,大力表現了她的情緒起伏,這一幕落藥太重了。初美的態度教人透不過氣,她真的是那麼在乎渡邊嗎?其實她只是藉此表達對永澤的失望罷。結婚二年後自殺,仿佛預兆著直子的命運。她們都沒有永澤鐵石般的心腸,難以接受和不愛的人在一起。

小說中,初美和渡邊一起打桌球(又)是重要的情節,意味著渡邊已在Kizuki的死得到解脫,令渡邊解救直子的決心更為堅決。我這樣刻意回放,當然是又是沒有在銀幕中看到啦。

5.鈴子(霧島玲可)

對於這個豪放「痴女」的行為,不論有或沒有看過小說的都會看得目瞪口呆。朋友完場後問我:「為何這樣隨便就做愛?拿回七年的東西又是什麼東西?取陽補陰嗎?」我也不好意思回答:「這個嘛,姑且把做愛當成是一場儀式,雙方希望在直子的陰影中走出來,於是......」換來只是「噢?是嗎?真的是這樣嗎?」的眼神,落入百辭莫辯的尷尬......以村上語表達的話:這一刻空氣仿佛靜止了,語言被沈澱到地板中,我們有十秒,還是三十秒都沒有說話......其實玲子的背景比直子更需要交代,因為她已康復了,沒有足夠的平台讓她展露傷痕。若是時間有限的話,改成她只說一句曾被男人虐打也是可行吧。

看看陳英雄怎麼說:「渡邊需要以喚醒鈴子的方式拯救鈴子,來減輕他不能拯救直子的罪惡感。這是為了接下來他能向小綠示愛的一種鋪陳。」(節錄自《聯合文學》,第三百十四期,二十八頁)只能說導演的意圖不是我等凡人能看得出來的。

6.渡邊(松山研一)

男生們對綠充滿憧憬之餘,對渡邊的共鳴也不會少:「唉呀!村上又寫中了我啦!」我們不需身在六十年代的日本,都能在渡邊身上找到自己,他青春的迷失是誇越時空和地域。唯怎樣表現才是難題,原著已是非情節取勝的意識流文學作品。難道主角在出賣勞力賺職加上背景音樂,就已表露了他的有多苦澀?

難忘渡邊在唱片店中割傷手的一幕,先靜止畫面和聲音,再慢慢拉開鏡頭,店內其他顧客驚訝無言,唱片台老闆(竟然是細野晴臣)以慢動作迎來毛巾,走向渡邊,又一李屏賓功架的表現。後來,渡邊粗暴地撕開手上已結疤的傷痕自殘,到直子死後,他自我放逐到山上嚎啕大哭,再到玲子在他家中又一起哭。我只感到突兀,渡邊並不是一個這樣感情外露的人。

若果連人物描寫和生死命題都沒有深入探究,更不用幻想對於日本社會背景的描寫會有多豐富啦。六十年代日本的時代背景、學生運動、性解放、西方文化衝擊,以致青少年反思傳統社會和人生觀,得不到答案落入迷失中。這些都是在電影中沒有提及的。我不知道刻意去日本化是村上還是陳英雄的意圖,只知道如果給日本導演拍的話,一定會是一座「非常日本」的挪威的森林。我猜想村上就是不想看到這樣,他希望故事能更國際化和影響更深遠,於是才首肯給一個不是他書迷,又是國際級的越南導演拍的。

國際級導演可不是蓋的,他放棄小說的對話和獨白,改以性交場面和大自然的取景達到象徵和暗喻的目的,要說是高明也是高明。但於我而言,他只看到大海的浩瀚,並不停告訴我海有多莊觀,但我想看的其實的是小河的清澈,以平靜的心情看潺潺流淌的河水如何流入大海罷。以中島哲也為例,他執導的《告白》是改篇比原著更精彩的異數,固然其說故事技巧和鏡頭運用高超加了不少分,但終究劇本才是最重要元素,他改動了結局,除去原著的絕望,反而把整個故事完滿了。

演員方面,以扮演綠的水原希子最受爭議,由她的厚咀唇、幼稚演技和眼神太邪氣都一一被挑剔。我反而覺得不算太差,反正她演的不是村上的綠,而是陳英雄的綠。那麼,對角色的要求都應該不同,水原希子的演出還都算可以。順帶一提,我心目中的非滿島光莫屬。

菊地凛子的演出依然亮眼,看她在森林爆發一幕,把松山研一比下去了。試對比生日那天,她和松山研一不說話,單是眼神交流就接吻起來,和在療養院的主動挑逗的分別。在大鏡頭特寫下,我集中觀察她在二場眼神和姿態不同,是有層次和分別的演技,充分表演她飄忽不定的內心世界。可惜,演技再厲害還是輸給外表,三十歲的她扮一個二十歲少女有點拉牛上樹的勉強。始終世間上沒有太多星野亞希,三十歲還能當水著女優。

說回來,一開始我已對電影已沒有多大期待,一直覺得凡是事前期待得可以用「望穿秋水」的事情,(不論是欣賞藝術作品,包括《1Q84》,還是和情人朋友約會),十不離九過程都是教人失望,最終享受的反而是事前的期待和事後的討論。誰叫我是一個難以全情投入,愛當旁觀者的人呢。渡邊也說「沒有什麼人喜歡孤獨的,只是不勉強交朋友而已,因為就算那樣做也只有失望而已。」

接下來,我期待的是快將上映《惡人》:吉田修一X深津繪理X滿島光,期待oolongtea的心得啦。

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名林檎、小田切讓、淺野忠信、北野武、筱山紀信、Perfume擁戴者(是的,名單繼續增長),女優喜歡小野紗里奈和小倉奈奈。

留言(5) | 引用(0) | 話題(點睇)

[1]

一直覺得陳英雄是過譽
劇本先得村上過目,依然拍出空洞沒神韻的電影來


[引用] | 作者 ANTWOOD | 14/01/11 00:18 | [舉報垃圾留言]

[2]

會不會寫人間失格?


[引用] | 作者 man0038 | 14/01/11 10:23 | [舉報垃圾留言]

[3]

非常有趣的網站感謝您的信息


[引用] | 作者 Geneza Pharmaceuticals | 24/01/11 22:27 | [舉報垃圾留言]

[4]

很喜歡這本書,但電影還未睇.

Mark
[引用] | 作者 Mark | 27/07/11 18:18 | [舉報垃圾留言]

[5]

你有一個非常有趣的博客與知識性文章,謝謝您


[引用] | 作者 rx | 05/09/11 20:2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