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CM日藝組 | 13/05/10, 02:18 | 日劇心得 | (2858 Reads)

今季最早開始又最早完結的日劇。能吸引我定時追看,總算有一篇總評啦。

薰(北乃紀伊)重遊舊地。撞巧遇上文治叔(岸谷五郎),從其口中找回兒時的記憶,這一幕改篇是挺感人的,使薰當母親的決心更為堅定。不同於小說中,薰只有看回舊報導才能得悉希和子(檀麗)的過去。其實最可憐的人物是文治,一個大好男人,愛上一個不該愛的女人,親口表白被拒,落得孤獨一世的下場。很殘忍呵!

年幼的薰對第八日死去的蟬並不感可惜, 一句「活到第八日的蟬並不寂寞呵!」暗示出她對生命價值的看法,無論多困難也要堅守孕育新生命的責任。她一開始是選擇淡忘,以不在乎的態度的面對希和子,到後來慢慢轉變到接受並理解她,從中獲得勇氣和自信。或許母女相認不是更圓滿的結局嗎?由薰從第一日重回舊地開始,她已沒有這個打算。在餐廳中放下蟬屍的舉動是一個暗喻:她已經拋開過去,決定獨力做個單親媽媽,選擇一條難行的路。(文:李喂凸)

但希和子卻不是這麼想,她發現了蟬屍,即追上薰,大叫“小薰~小薰”,終究還是留不住薰。催淚嗎?才不!我說破壞了原作的風味才是。如果我是編劇的話,寫到希和子默默地看著薰的背影慢慢消失,就已足夠了。再不然就是二者互望,彼此確認對方的存在,欲言又止的情況下完結,也會比這樣露骨又刻意的安排好。唉,有時認定現實,學會放手也是一種愛的表現。

 

小說分二部分:第一部是以希和子的視角,單純交代希和子逃難歷程;第二部則是薰的角度,以她內心獨白和片段式記述,不乏心理層面上著墨。她面對不少問題:家庭的鴻溝 、愛情的難題、家庭環境對其成長的互相影響,充分表露了她的內心交涉的複製情緒。個人比較欣賞第二部,粗疏地說,第一部是「故事」,而第二部是「文學」。 惟劇集過於偏向第一部,佔據了五集的篇幅,意即薰只有一集的「表演時間」。大大簡化了原作的信息和對蟬的多元含義。編劇淺野妙子作一定程度的修改,加插更多戲劇性的情節是無可厚非的。但連作品的陰暗面和矛盾也完全淡化,這樣報喜不報憂的做法,就未免太通俗劇化了。

如果所有失敗只有二種前因的話,一是沒有做,或是做得不夠、二是做得夠,但結果一樣不好。第一種的「少做少錯」,典型香港政府態度,還說得過去。最教人不滿是原著中一段家庭扭曲的家庭關係感情,全被漂白了。恵津子 (板谷由夏)的突然改變態度很是突兀,仿佛因為薰的懷孕和離開,而拯救了一池死水的家庭。我完全接收到淺野的意思:母愛至偉大,天下間沒有不好的媽媽,很是正氣。

角田光代的原著小說實在不錯看,大大影響了我對劇集的觀感。「文學高於影視」之說又一例證?小說家馬奎斯也曾說過沒有看過好小說改篇成好電影,反而看過不少不好的小說改篇好電影。 照顧觀眾和市場需要是硬道理,還要那個人是最愛灑狗血的淺野妙子呢?

不過,若客觀就劇集質素評論,其實也不壞的。起碼主線清晰,訊息易明。六集時間作改篇,太短吧。

作為檀麗初主演的日劇,她的表現撐下整部劇集。大量特寫鏡頭呈現了功能化的作用,引得觀眾無限同情和憐憫。同時,和女兒相處時的幸福,以及和文治的曖昧愛情戲份,卻流露出她可愛少女的一面。由二十歲演到四十歲也毫無難度。相信她擔綱機會陸續有來。也不希望只限於名牌男主角的妻子角色,畢竟她早已當過木村大神的妻子和淺野忠信的情人了。

北乃太少戲份!太浪費了!如果是日藝會員傑夫(北乃死忠)寫的話,他一定這樣說吧(雖然同是欣賞檀麗,但我總是搞不清他的喜好準則)。對此我更替板谷由夏和津田寬治可惜。一對各自偷情,對女兒又愛又恨,名存實亡的夫妻會是多好的題材呢!

不用看日本達人臉色,我會給七分。

 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名 林檎、小田切讓、淺野忠信、北野武、筱山紀信、Perfume擁戴者(是的,名單繼續增長),女星喜歡田中麗奈和深津繪理。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日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