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CM日藝組 | 11/04/10, 00:30 | 電影觀感 | (1949 Reads)

 

對於缺乏毅力的人來說,打鐵是必順趁熱的。近月看過不少日本電影,但感興總是抓不住,稍一懶散便溜走了(更多時候,我懷疑作這些沒人看的文有何意義)。而比起實實在在的在這裡發表文章,我更喜歡在日藝討論區胡謅幾句短評,亂作寫文承諾。雖然,也沒人在乎最終是否能兌現。

當《維》在日本還未上映時,我已把它列為「如果香港上映,一定要到戲院看」和「看後不管好看與否,都一定要寫評論」。因此,在觀影後一日,我開始已下筆......

不管你是否留意日本文學,總會聽過太宰治的大名。如果說健康正面的大江健三郎是天使,那麼頹廢無賴的太宰治就必然是魔鬼。看過他大部份小說,難言是其支持者。他的文字無疑充滿魅力,但皆走不出一個倒模,其世界太狹小了。同是頹廢的俊男作家,三島由紀夫更得我心。

適逢太宰治百歲冥誕,幾套改篇電影先後出爐。《維》在票房和口碑皆成功,並獲得多個演員獎和導演獎。我更想表揚編劇的田中陽造。他是中園美保的師父,把一篇五十頁不到的原著加油添醋,當中穿插了不少太宰治其他小說的人物、情節和思想。令故事能擴大戲劇性之餘又不失完整性,更重要是成功呈現太宰治的精神。(文:李喂凸)

何謂「太宰治的精神」?我想很多事後大力斥責大谷(淺野忠信)如何低賤和佐知(松隆子)如何愚忠盲目的人是不會明白的。或許以一句「你沒有看過/看不懂太宰治的人是不明白的」就可以圓滿解答,但這除了增加虛偽的優越感外,根本無助討論。所謂看懂和明白文學又是什麼一回事呢?囫圇吞棗的讀過幾篇導讀和後感,就真的能自封為專家嗎?

離題萬丈了。我必須承認自己是個愛和大眾唱反調和人。我認為大谷和佐知根本是不能分割的一對,那管他們的婚姻千瘡百孔,除了死亡,世上是沒有東西能斷絕他倆的關係。大谷是太宰治的自身投射,出身自於富裕的家庭,但從來沒有享受甜頭。他是個自戀又自悲,缺乏生存意義的悲哀男人,無論生存和死亡也沒有勇氣面對。如果單是這樣,他只是一個沒有討論價值的不幸人辨。惟同時,纖細脆弱的他又兼備寫作才華和俊俏的外表,從來不乏女人的喜愛,他不用主動去拈花惹草,已得到女人自動獻身。

大谷自嘲為怪物。其實佐知又何嘗不是呢?她縱容丈夫的惡行,做什麼也為丈夫著想。當看到大谷流著淚撫摸妻子,如小孩般向她撒嬌,不期然想起《禮儀師之奏鳴曲》中大悟(本木雅宏)向妻子求親熱的場面。男人對於妻子的愛,可不是只有丈夫照顧妻兒般威能和單向的,還包含對妻子的依賴,及把她想像為自己母親的戀母情結,其實男人都是小孩。也可解釋佐知為何對大谷不離不棄,她知道大谷外面有其他女人(如秋子),她們是傾慕大谷的才華的。可是佐知則相反,她不愛看大谷的小說,對大谷只有純粹的愛,但這種愛不是甜蜜的愛情,而是基於責任,道德和近乎母親的愛,她明白大谷除了她外,就沒人能夠依賴了。片中瞹眛的表現她對二個男人的感情,其實她也不是如表面般愚忠地愛丈夫,只是各種現實的包袱被壓抑了她的內心。換了是現代劇,她不拋棄大谷,和辻重燃愛火才怪。我有個奇怪想法,其實一直尋死失敗的大谷的生死權從來不是在自己手上,而是在佐知的控制中。是的,大谷這隻可悲的怪物,被自己培養出來的怪物反噬。

我們決不能把現代的價值觀放在這個故事中。特別背景是戰後的日本。這個說法也許很下賤:女人能忍耐稍有外遇的男人,才能維持長久關係。看看大谷對妻子和岡田(妻夫木聰)如何敏感,尊嚴是器量小的男人不能失去的。以個人經驗來看,男人容忍女人有外遇的程度,比起女人差很太多了。

二夫婦先後死不掉彰顥出太宰治對生存的態度。在求死前一刻,他們暼見樹木鋪天的一絲陽光,重燃活下去的念頭。注意這不是一片藍天,因此我把樹木解讀為死亡和痛苦,而陽光就是生存和幸福,似在暗示既然逃不出困境,就痛苦活下去吧。試對照電影最後一句對白:「只要生存下來便好了。」

大谷和佐知終究是命運的安排,還是上天的咀咒呢?那管旁人不識趣的入侵他倆,關係糾纏得再複雜也好。這二個各有缺憾的人互補,彼此視對方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某程度上己超越夫妻情,更像母子間不可剪斷的親情。

電影中把光輝凝聚在女人身上,的確是非常成功的一著。試問沒有看過太宰治或是看過但不接受其思想的觀眾,會喜歡看一個無賴男只懂叫「絕望呵!絕望呵!」的無病呻吟嗎? 但在我而言,太宰治筆下自身投射的男人更具魅力,更值得大書特書。拋開故事必須有是與非,奸與忠的固有觀念吧。也許這只是以《維榮之妻》和《櫻桃》為藍本的故事。還要顧及稍後在日本上映中的《人間失格》,畢竟這是最能代表太宰治的作品。唯一擔心是珠玉在前,首先是大谷殉情自殺一幕,而大谷的雛形也是取自《人間失格》的。

松隆子是值得贏《電影旬報》影后。導演根岸吉太郎也說佐知非松隆子演不可。我嘗試在腦中檢閱同一年齡層的女優,的確沒有人能比松隆子更合適做佐知了。尤其欣賞她在探監時和淺野對質一幕,傷心得淌淚同時又要帶著失望憤怒的心惰,那種愛恨交纏的眼神、表情變化和說話節奏,至今依然袪除不掉。

唉,淺野呀,你離婚的偷情新聞教令人失望。在夥拍永作博美的新電影,又演過不長進的壞男人,難道順勢殺出一條新血路?曾在影後問答大會見過他本人,不多言有禮且木訥,給人的感覺可不如電影中般變化多端和難以觸摸。我覺得這類男人才容易偷吃到樂而忘返。

《禮儀師》的嬌妻廣未涼子終於懂得收歛可愛,演痴心情婦不見吃力。最後對松隆子那個女人的勝利示威微笑,展露出她自以為是贏家的可悲。有時一個表情已能交付一切,實不用多餘的呼天嗆地對白。她和松隆子在娛樂新聞說的激情演出只是噱頭,但己是她從影最大膽演出了。原來,大谷留戀塵世是有原因的。

在原著中,岡田(妻夫木聰)侵犯了佐知,大谷卻慒然不知。這幕竟然沒有如實的搬上銀幕!岡田借故送佐知回家的謊言,相信很多男生在追求女生也試過(守門員,加油!)。原來男人對女人由一開始已經說謊,差異只是追求時的大話是善意找見面的藉口,追到手後就是嫌麻煩,掩飾惡行的大話。到了男人不想再對女人撒謊時,一是他連掩飾也嫌費工夫,一是他們關係真的固若金湯。我從未達到這種境界,難怪感情生活總不圓滿啦。

本片編、導、劇皆出色,值得打個九分。

  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名 林檎、小田切讓、淺野忠信、北野武、筱山紀信、Perfume擁戴者(是的,名單繼續增長),女星喜歡田中麗奈和深津繪理。     


[1]

很好的文章。一少人留意的電影。大眾都可能用娛樂片,男對女衝突角度睇就不會欣賞。
松隆子角色唔係一味慘。好立體。看到日本戰後被美軍控制的悲哀。本人都做得好,喜怒哀樂樣樣齊。


[引用] | 作者 路邊草 | 13/04/10 20:28 | [舉報垃圾留言]



松隆子出身好,爸爸也是名演員。也許怪人二十面相和悠長假期中的她才是演回自己。想不到演個委屈婦人也有味道。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HKCM日藝組 | 16/04/10 00:28

[2]

同感喔!!!!
我接受5到竟然妻夫木聰個幕無出!!!
好失望呀QAQ..


[引用] | 作者 someone | 30/07/10 00:3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