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CM日藝組 | 03/02/10, 00:34 | 日劇心得 | (1894 Reads)

 

也許我該看看夏樹靜子的原作小說,了解作品的原意才評論的;也許我該看看藥師丸博子主演的電影版,和SP版深入比較的;也許我該翻查資料,研究日本自戰後到八十年代間,女性定位和思想有何改變,才能避免出現霧裏看花,單靠媒體或朋友間以訛傳訛的知識,寫出不盡不實的評論。也許當我是一個高班(或是自稱的)的劇評人時--我才會做盡以上一切。落力剖析文本,除了娛樂商業角度評價外,從意識形態和社會文化角度作切入點也是專業(或是自稱的)所為。奈何小弟時間有限,能力更有限。固只從SP版來評論吧。

《w的悲劇》形式上是倫理推理劇,一開始便看似誠實地交代兇手,例牌狡猾的一著。最後來個大逆轉,真兇固然地在人堆中,也一如所料是個一直刻意被忽視,不作大篇幅報導的配角。容我這個非推理作品迷,但又愛自作聰明,自設原則的觀眾大放闕詞:對於這種故弄玄虛的做法,小則觀眾不能共同投入猜謎,大則落入作者自圓其說的窘局。這是推理或懸殊劇中低手的處理手法。

我並沒有為《W的悲劇》蓋上「失敗推理劇」圖章的意思。她一開始已經沒有適度地提供蛛絲馬跡,剝奪我們絞盡腦汁一同推理的樂趣。因為她是骨子裡是一套荒誕不經的喜劇,也是一首現實又悲哀的女人闕歌,探討不同年代女人存在價值的實錄。

一般論而言,女性作家會比男性更懂細膩的刻劃女人。她們固然懂得站在同性角度發聲,為女性帶上天使光環,並不遺餘力地展露男性的魔鬼尾巴。但到了狠狠批評女性的時候,她們也能改變立場,作個誠實的叛徒,比男人更不能情面地揶揄同性。〔文:李喂凸〕

沒有看過原作,難以公正評價。就本改篇劇來說,夏樹靜子是站在女性那邊的。以一條春生(菅野美穗) 為首的女人兵團。劇中所有女人不是受男人傷害、便是對男人投不信任票。幸好她們不是一式一樣的包裝,各人對男人的態度和自我的價值觀皆南轅北轍。當中四人在屋裡預備午餐一幕更顯得昭然若揭。代表婆婆輩和辻實子(池內淳子)是一個以保護家庭為己任的傳統婦女,對丈夫已經完全無愛,甚至沒有為他的死流過一滴淚。她沒有過考慮離婚的念,全因為了保持完整的家庭。

代表媽媽輩和辻淑枝(真矢美季)就是將男人和愛情放在首位的典型主婦。說是「典型」也不太恰當,因為她願為丈夫頂罪,甚至犧牲女兒的前途也在所不惜。如果換了是一般通俗劇,想必是「女兒犯案,媽媽頂罪」的母愛至上發展情節吧。淑枝的情操,最終令她付出代價。唯一可幸的是,雖然最後她在法理上輸了,但在人生上贏了一仗。找回了自我的靈魂。

受傳統社會角色期望所限,她們太痛苦了。需要一些年輕女生來平衡一下。代表單身輩的一條春生是最有趣和活力的女人。非富家出身的她一直過著蒼白的人生,和不長進的男友同居。「那管他走的方向是對或錯,我還是喜歡有行動力的男人」是其擇偶條件。她表明不為男人而活,一切以自己利益為依歸。這是自私,更是自愛的表現。看似勢利庸俗嗎?沒錯,但這就是現實。如果換了是男人,我們可能覺得他的態度理所當然,這不是隱性男女歧視嗎?所有角色中,我最喜歡春生的立體描寫,壞男人也好、自私也好、貧窮也好,我們可沒有批判她的餘地,我們都免於庸俗。

代表子女輩的和辻摩子(谷村美月)稱得上是本劇W(Woman)之悲劇。受限於僵化的家庭教育,年青人應有的反判完全和她完全無緣。一前一後出外打苦工,可以視為反抗家庭教育,找尋自我的方法。願意為母親頂罪也顯示她是多麼的愚孝。而她和一條春生的奇遇是另一次找尋自我的呼喚,我們可以舉出以五十個富人和窮人的故事,前者遇上後者,從中找到以住一直忽略的人生道理和價值觀,仿似重生一樣。年輕的和辻摩子,將來就是一條春生的翻版。

這個不同年代女人的總匯,她們各做著和社會道德標準背道而馳的勾當。為自己而生存,厭棄低質素的男人,現實又殘酷的表態。聽過一個巧妙比喻:你知道公廁糞坑很臭就行了,沒有必要親自走入廁格確認有多臭吧。故事中的女人和男人們,不停散發這些臭氣味了。教人無法迴避。是以,夏樹靜子並沒有為求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沒有歌功頌德,美化女人。但有沒有矮化男人,又值得商確一番。

比起堅強的女人們,男人的無能無情成一個強烈對比。怕蟑螂又不事生產的春生男友(宮藤官九郎)自然不用多說。紈絝子弟的和辻繁(江守徹)和和辻卓夫(成宮寬貴)也盡責的示範何為狐假虎威,一事無成。丑角不是無才人物專利,強勢能幹的一家之王更加害人不淺。和辻与兵衛(津川雅彥)作為主要被害者,泛不起我們一絲同情,誰叫他那麼討厭呢。自以為是,不尊重比自己能力低的人。他的死,代表著家庭各人得到解脫,也反映了現代父權社會的瓦解的影響。

故事中人人自私,要選一個冠軍,一定非和辻道彦(中村橋之助)莫屬,這個走火入魔的學者,覺得學研這種形而上的追求凌駕於一切俗事。他本質上和和辻与兵衛沒有分別,甚至更教人心寒齒冷,明刀明槍的人能防、笑裡藏刀的人難防。

牛鬼蛇神無相處不在,把照妖鏡由家庭搬到職場。相浦克平(武田鐵矢)是個只求出風頭,虛有其表的無能警長。這些依附著社會規則生存的寄生物,是永遠不能消滅的。放諸四海,俯拾皆是。每人都有不同投射目標,公司的上司呀、親戚朋友呀、政府高官呀,歡迎對號入坐。

慢著,未是時候判定男人有罪。家庭醫生間崎鐘平(香川照之)和中里右京(小日向文世)是我們的學習對象。前者雖是掩飾兇案的策劃人,但如前文所說,這故事中各人都在做社會道德標準背道而馳的勾當,所以沒有差別。動機和心態才是評估人格的要素。他知道自己是与兵衛的兒子後,並沒有刻意討好相認,也沒自怨自艾,仇恨父親。到了最後,他明知機會不大,依然為爭產打官司。和女角間的行為可謂一脈相承。天底下並沒有徹底的利他主義。

《w的悲劇》沒有男女間角力,沒有政治正確。也許我有心或無意看重或忽視某些信息,畢竟男女觸感不同,吸收到的東西自然不同。比方說當看到那些無能的男角時,教我一額汗:「死也不要做這種男人」,一直不滿足於現狀的我,恐怕不能給伴侶幸福。由觀眾引申到作者,我相信夏樹靜子在製造偌大的小說世界時,也會滲入一定的個人取向和表態。

菅野美穗給人的一貫形象是不拘言笑,表情不多的木訥女人。近年我看過她主演包括《不可能犯罪搜查》、《大奧》、《工作狂人》、《我們的教科書》、《愛之歌》和《Tomorrow》,幾乎沒有一次是愉快的經驗。不是她本人問題,而是劇種和角色設定問題。無謂愈描愈黑,總之是見她女主角,心中就浮現「又是悶蛋劇」的意思啦。不能或是不為,不懂得為她判斷。只想讚揚今次美穗的表現,她把一個充滿矛盾,勢利庸俗又堅強樂觀的小女人演得入木三分。並表現出少有活潑可愛的一面。未段和香川照之的對戲,老實說二者的年齡和外表並不相襯。但香川照之是我喜歡的演員,所以我也替他們高興的。嗯,就當是一種福利吧。

以同樣的期待試看《不妥協的女人》,同樣有我喜歡的塚本高史。可惜看過二集後決定放棄。看到劇中菅野的死硬直,實在有跳入電腦,摑她一個耳光的衝動。如她有春生的一半的聰明,事情發展一定不會那麼壞。當然,我知道劇劇的編排是這樣的,日後她會成熟的(?)。但若果連一開始也提不起興趣,怎能有撐下去追看的耐性呢?

近期看了不少日本電影,有空再寫心得吧。
  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名林檎、小田切讓、淺野忠信、北野武、筱山紀信、Perfume擁戴者(是的,名單繼續增長),女星喜歡田中麗奈和深津繪理。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日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