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CM日藝組 | 20/01/10, 05:00 | 電影觀感 | (822 Reads)

 

 又來宮藤官九郎。

對於宮藤桑,已寫過不下萬字評論,我的額頭已印上「官九郎支持者」六字,再贈送「影壇教主」淺野忠信。實在不需要任何前奏,那些時代背景、事前期待、個人經歷就全都拋到九宵雲外去。單刀直入評論吧。

一句:失望!徹底失望!我也看到罵了。〔文:李喂凸〕

故事大綱懶得去交代,簡單說是一個友情萬歲故事。當然,任宮藤桑的作品如何不濟,亦不致於言之無物。他以各自擁有極端性格和價值觀的人物作對立來彰顯主題﹕一個天性遲鈍,注重友誼,對朋友不存懷疑的不死傻瓜凸川隆二〔淺野忠信〕對比一班被個人利益蒙蔽的朋友,令人反思人際關係和利益權衡掛勾下的悲哀。當中,我不是沒有共鳴的,自問是個沒有殺傷力,容易相信別人,對朋友推心置腹的笨蛋。但當投身社會吃過不少虧後,才知道要當過「城市人」就必須一定程度的自私,以達到「自保」。我沒有凸川用行動感化別人的精神,他已超越以德報怨,到了「別人打你左臉,也讓他打右臉」的程度〔假設這個角色設定是個正常人的話,恐怕會被人誤以為是耶穌福音電影〕。我們不用做到那麼凸川那麼極端,但以一定程度的愚笨和遲鈍來面對給家人,朋友和伴侶,總不是一件壞事。

日本電影總是言志的,即使涉及社會敏感話題(如種族、欺凌、援交),最後也會扭回正軌的。如果沒有特別的啟發性和大道理的話,難言任何新鮮感。因此很多時,表達手法和技巧便成決勝負的關鍵。宮藤之所以受人歡迎,正因他是精於此道的專家。可惜在《鈍獸》中殆然盡失:笑點乏力、對白平淡、故事沒有高潮位可言、人心描寫不足、演員表現太統一化、對戲也沒有火花。由第一分鐘悶到最後,這是我看了二次的總結。

更嚴重的指控是,宮藤浪費了一眾出色的演員:淺野一直都是那個呆笨表情、中山裕介一貫宮藤的吵嚷配角、真木洋子那沒高低起伏情緒變化的調查員,連最應該耍壞的北村一輝也不知所謂地,輕易放棄殺人的念頭,仿佛除了他之外,其他人物都是沒有人性,比鈍獸更遲鈍的機器似的。

我不明白感情角色間的胡亂糾纏是什麼一回事,也不明白相撲有什麼意思。我試著以舞台劇〔改編自舞台劇〕的角度想像,也許這個劇本〔對白多、場景少、氣氛暗淡〕是不錯的。最少,演員互相對戲可能性和衝突會更明顯,也能收煽情之效。但若搬上銀幕,就是另一回事了。簡易舉個例子,電影一開始暗淡的色調和佈景,意圖增加懸性,也製造了一個超現實,猶如黑暗社會縮影的世界。這是帶領觀察入局的技倆,奈何得出反效果,緊張談不上緊張,惹笑更加沒可能,教人難以投入。宮藤的電影一向偏好色彩斑斕,相比這個缺乏生氣的背景實在太悶氣了。劇本和美指如何差勁,我還可以容忍,最不滿的還是大力撇掉誇張化的演技法〔雖然還是比一般戲劇誇張〕,連看宮藤最基本的「求開心一笑」的功能也被剝奪了。

觀乎宮藤近年的作品,漸有江郎才盡之感。參演的演員牌子愈來愈大,失望也愈大。儘管如此,那管《鈍獸》電影版如何失敗,我依然希望他繼續主力在自己創作劇本上,雖說我也喜歡看《乒乓》和《GO!大暴走》二套沒有「求開心一笑」功能的改篇作品,都是故事性大於趣味性。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只有原創劇本才能把他天馬行空的無里頭發到最大。導演和編劇如果沒有個人特色的話,再厲害也只能稱為「技匠」。

P.S. 淺野x宮藤的組合還不如宮崎葵x宮藤。幸好淺野上年成績不錯,不致被拖垮,擔正的《維榮的妻子》和《劍岳:點之記》皆獲得好評。扣掉一個大牌後,我依然私心憧憬著,木村拓哉和小田切讓能演一下宮藤的電視劇。

  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名林檎、小田切讓、淺野忠信、北野武、筱山紀信、Perfume擁戴者(是的,名單繼續增長),女星喜歡田中麗奈和深津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