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CM日藝組 | 13/01/10, 02:42 | 電影觀感 | (411 Reads)

 

繼續園子溫。

也許二篇在十月亞洲電影節時發表會較合時宜(重放園子溫所有作品),當時只有《愛之剝脫》和《愛的告別禮》還未推出影碟。與其說是我錯過了,不如說是刻意忽視。只是事有湊巧,近月先後推出「字幕版」,才連續作二篇評論而已。

儘管拋開《愛之剝脫》或之前對園子溫的印象吧,不然會看得很悶氣。這是一個探討親情和生命的老掉牙故事,零色情暴力,也沒有預期般大力的煽情。根據園子溫的歷史,愛猜謎的我在中途曾想過兒子北史郎(AKIRA)會不會殺死他他父親(奥田瑛二)?故事沒有走向這種極端。父親也是在不知道兒子病情下,理所當然地安然去世的。二人對抗病魔的場面統統欠逢。甚至在父親死後,兒子餘下的生活也沒有詳述,只有向女友(伊藤步)坦承病情的場面。顯然地,電影中心並不是在「如何面對親人將離去」這課題上,而是「如何和在世的親人好好溝通」。(文:李喂凸)

對於翻譯外國電影片名,二岸三地各取不同做法。而中國大陸普遍採取不會意,一切直接翻譯的做法,被評為沒有創意是事小,致命是因為文化上的差異,觀眾不能明白電影的主題為何,導致出現錯誤解讀和期待。此一時,彼一時,香港的《愛的告別禮》明顯不如內地的《讓我告訴你》來得直接對準主題。ちゃんと伝える 英文直譯是Be Sure To Share。分享是溝通的第一步,不論是好消息或是壞消息,總有人會聆聽的。

電影中不斷的拼貼二父子學校時期的片段:嚴苛的足球隊教練對兒子的要求特別挑剔;當兒子被摃上警察局,父親卻沒有哼一聲;乍看最後一場,終於交代為何以蟬脫的殼作為信物的原因。其實二代相處的關鍵點還是建基在兒時,到底雙方有沒有真誠的打開心屝溝通?帶出了蟬脫的殼的象徵意義:蟬脫殼代表著牠成長到另一階段,等同已長大的兒子一樣,當你發覺和他的距離漸遠時,卻收補不是不可能,但就更花功夫了。父親下定決心要好好和兒子一談,兒子又何嘗不是呢?他羞於沒有好好孝順父親,每天探病為盡孝意。可見二父子同樣在後悔。而兒子看到路邊鴒遺體時的無奈和傷感,好比蟬脫的殼一樣,是他對父親感情的投影。我非常欣賞這個巧妙的隱喻和對比。大家已沒有機會再對話了,餘下只有遺憾,僅靠「動物」來留存,不正是教人感嘆的一件事嗎?

兒子最後為圓父親承諾,上願一場抬屍的場面。這麼突兀的舉動,我絲毫沒有被感動,甚至泛起「不必做到這地步吧」的疑問。直至看到親友說:「難以理解史郎的行為。即使是父親的承諾,也沒有必要做得盡吧,恐怕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我才理解到史郎的心情,他自知時間不多,已沒有等待的餘地。Be Sure To Share,分享的除了言語外,還有行動和承諾。即使明瞭問題所在,但有力無心,懶於行動,一切只會淪為空想。人類總是犯賤,到了最困難的時候才懂得最簡 單的道理。近年世界的大課題是環保,地球面臨危機,正在步入小冰河期中,覺悟吧人類!

一向父子緣淡薄,那段至死不渝的愛情更令我投入。史郎以為一直隱瞞,就是對別人好。他一廂情願以為這是對女友好,還刺探式問假如他也會死於癌症,是 否一樣會和他結婚?這問題最後不幸成事實,唯女友依然堅持立場,決定愛一個人就是一生。真是偉大得有點誇張,特別是這個快來快去的年代,還有長相厮守這回 事嗎?以前我為獲得女友的重新關注,曾幼稚地祈望自己得個小病或是身體創傷,便可如小孩般向她撒嬌,或是作為測試。事後我才明白,這樣的小家行為,的確有 違男子氣慨,難以提供安全感給女方。難怪容易受傷又不成熟的我,感情生活總是難以長久。

史郎二十七歲,我也將步入這歲數。看他們一起釣魚的一幕,頓時鼻酸酸的。我也曾計劃過結婚啊。相戀帶來的甜,無疑教人回味;共同回憶是窩心的,就如吹出來的肥皂泡一樣。但肥皂泡也有破滅的時候,彼此能共甘共苦,願意付出犧牲,稱得上真正的愛情吧。

伊藤步和Exile的 AKIRA飾演一對情侶,一個貌合神離的組合。也許電影中並沒有什麼樂事發生,雙方不能高興和熱情起來。在人多勢眾得如Morning娘和 AKB48一樣的組合中,基本上我只認得二位主音帥哥(TAKAHIRO)和光頭男(ATSUSHI),AKIRA倒是從沒有聽聞過。他的演出尚算可以。不是他的問題,他的長相和氣質超像我一位舊同學,害我一些本來應該感動的場地,也忍不了笑起來。

伊藤步是岩井俊二的常用角色,愈大愈漂亮的她是一個實力和外型兼備的演員。奈何擔正主角機會不多(《Band Age》和《樂之路》又當配角)。或許人們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少女時的《燕尾蝶》中。這不是一件好事。還有人記得Natalie Portman曾是《Leon》那個小女孩嗎?伊藤步除了氣質像麻生久美子外,星途也可如前輩般順利就好了。

園子溫的電影一直以家庭為本。那些經過悉心包裝下的人物,其實骨子裡都有著最真摰的感情,甚至比我們戲外的正常人還要高尚和純粹。《愛的告別禮》 是一套普通水準的電影。我對他的評價沒有多大改變:一個懂得計算娛樂商業的導演,時代性和題材豐富,更懂得製造話題。也許他只是偶爾由前鋒客串改當後衛吧。畢竟日本沒有太多像黑澤清和北野武這種全能的雙槍將。

 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名林檎、小田切讓、淺野忠信、Perfume擁戴者(是的,名單越來越長),女星喜歡田中麗奈,新歡是北川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