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CM日藝組 | 25/03/09, 16:57 | 電影觀感 | (2162 Reads)

Picture

奧斯卡的早上,當我看到最佳外語片是《禮儀師の奏鳴曲》時,不禁手握拳頭大叫一聲「Yes!」。除了實現我第一個和最難實現的賽前期待外(另外二個是Mickey Rourke的最佳男主角和Danny Boyle的最佳導演),還實現了日本人相睽五十七年的夢--自黑澤明的《羅生門》及衣笠貞之助的《地獄門》後,再奪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雖然我一向不是奧斯卡的信徒,但作為一個電影節也挑日本電影為首選的支持者,也樂於看見日本電影在外國揚名立碑。即使不是日本電影,演員拿獎也沒所謂,就像前年菊池凜子在《Babel》獲提名最佳女配角和上年淺野忠信的《鐵木真》角逐最佳外語片一樣,我也同樣支持並暗地替她們打氣。(文:李喂凸)

 《禮》在上映不久後已被評價為「預定日本2008 最佳電影」,大有上年《儘管如此我沒做過》之氣勢,那時我想此電影該是那些贏口碑輸票房,香港難以看到的小眾電影。《禮》橫掃日本各大電影賞是平常事,但獲奧斯卡垂青就委實意外。有人試圖解釋這只是因為異國風情和忌諱主題落入外國人眼中是新鮮事,就一言而蔽之,此說法未免太粗疏了吧。就當我好現實,我也曾有一絲懷疑《禮》是否過譽,抱著70%期待30%懷疑的前設入場觀場。二小時後,懷疑一掃而空,我果然是現實又庸俗又自負的觀眾。

在不少影評看到,無一不讚嘆日本人對死者的尊重,他們認真對待每一件事,合乎我們這些外人眼中對日本人的效率、禮儀、文明的正面印象。又有藉此反思庸俗的香港人對死亡的態度,指他們一定拍不出《禮》這種「日本風」作品出來。關於以上論述,我也曾經想過,但在看過陶傑葉一知的評論後,我決定放棄詳細敘述。

缺乏文化修養,我決定談回電影本身。

《禮》沒有什麼太多厲害的電影技法,惟工筆雕琢的精細值得細味。一場又一場的入殮儀式帶出不同人的故事,代表著不同的寓言。一開始變性人那場表現了父母對兒子的疏離,這帶點滑稽的情節以插敘方式夜在電影起首,像在向觀察大派定心丸:「本片不是全程哀慟氣氛的悲情電影」。化了妝就不認得樣貌的不良少女那場,更進一步刻劃親人間的疏離,父親和母親在女兒死了依然互相抱怨,逃避責任,把禮儀師的工作說成是贖罪,可看出世人對此行業的輕蔑。以上二場和在教堂的小孩,死者和都是年輕人,可見死亡不是只有老人才會面對,更突顯「珍惜眼前人」這訊息。相反看得溫馨的,就有穿長襪的婆婆和流下口紅印的爸爸,親人離去除了替家人帶來悲傷外,最重要還是愛,教人看得窩心,是電影中的神來之筆。

當然,最重要的二個「死者」還是澡堂婆婆(吉行和子)和小林大悟(本木雅弦)的爸爸(峰岸徹)。澡堂婆婆一直抱著服務他人的態度繼續經營澡堂,那管兒子(杉本哲太)勸誘她放棄澡堂,賣地給政府,她依然堅持己見,直到死前依然沒有改變立場。母子間的對照是現今社會的寫照,人們不再珍重視舊事物,沒有深入了解、沒有利益、就沒有存在價值。以此和禮儀師並置看待,二個行業皆受年輕人唾棄,猶以後者為甚。

爸爸入殮是經計算過的催淚彈,與其說大悟因一直誤會孤獨終老的爸爸有外遇,以致內疚後悔自己沒有好好對待爸爸,不如說他依然不滅童年對爸爸的愛。他憎恨出走後的爸爸,只愛那個一起交換石頭,忘記樣子的爸爸,但都是同一個爸爸(抱歉有點語病)。和妻子相視而笑是欣然的笑,他終於放下了包袱,釋懷了心中仇恨。

值得一提是他在郊外彈大提琴一幕,可以看成刻意追求意境化,故意耍帥的場面(我怎麼想起了女子十二樂坊)。也可以看成是他對爸爸的思念、對童年的懷念,別忘記爸爸在大悟童年時強迫他學大提琴。此刻,演奏技術高明與否已不是重點。親情不同於愛情和友情,是世界上唯一欲斷難斷的關係,即使如何討厭親人都好,親情已刻印在基因中,在科學的範疇上,這是無可間斷的現實。



除了上述提到的重點外,一些看似無意義的細節也饒富意義,包含著精深的內涵題旨。先後出現的三種動物:一放生即死的章魚、在河死去和游走的魚、飛翔中的鳥,分別喻意生命的渺小、生存無非是為目的而努力、死後再重生等不同對生死的闡釋。電影中這些象徵意義俯拾皆是。

而老闆(山崎努)就是電影的「信差」,他有何能奈打消大悟辭職的要求呢?只需魚白和茶便行了,他認為人類要續命就必須吃其他生物的屍體,呼應了生存無非是為目的而努力的題旨,因此他對食物十分尊重,還非常嘴饞,要吃就吃好的,覺得好吃就要感恩。就連吃東西也要認真和尊重,祟日又多一個理由了。

老闆為死去的妻子化妝的經歷也給我無限放大聯想空間:他說夫妻總有一日會分離,活下的必然痛苦。我想會不會暗示著揮袖而去的大悟妻子(廣未涼子)是「最後的名字」呢?如果我是編劇,我一定會這樣寫,滿足那些追求驚喜和淚線發達的觀眾。和我一起看的女友,聽後給我一記冷眼,還指證我是冷血禽獸,我說沒那麼嚴重吧。她反駁:「廣未涼子這這角色是沒有堅持的小女人,她願意跟穿丈夫去捱。自她離家出走後,男人作過一件拯救婚姻的作為嗎?沒有!她回去是因為懷孕才委曲求全,到最後還原諒了他,那男人根本什麼也沒有作呵!佔了便宜還賣乖,太過份了!現在你還要她死,你不是冷血禽獸是什麼!」我後悔向她談起這話題,因為我無從反擊,我只好解釋為日本的大男人主義,也可說是電影中其中一個犯駁地方。原來我們看似平常的橋段,從女性角度看又有另一番見解,而且也沒有過於感性不客觀的偏袒女性,妳太聰慧可人了。(我必須這樣說,不然下場會很慘)

除此之外,《禮》的佈局和驚喜不算高明,技法也平穩踏實。謬論:「如果撇除久石讓的配樂,基本上有家看DVD和在戲院看大銀幕,差別是一定有的,但不會太大,所以票房要待拿了獎才上升。」即使有未臻完善的地方,我依然會評價《禮》為要咀嚼的精彩作品,充滿豐富喻意之餘又不失幽默,細膩真摰的表現濃郁人文關懷,達到雅俗共賞。



完場後,女友問我本木雅弦的背景,我說不熟悉,只看過他演出的《五個相撲的少年》、《中國的鳥人》和《雙生兒》而已,但全都印象模糊。她說本木的正氣和成熟氣質很討好,其眼神充滿童真無辜,就像做錯事後,怕被母親發現的小孩一樣。但他專心為死者入儉時的眼神和神態又是另一回事,常言道「專注中的男人最富男人味」,那太好了,我也愛專注地發呆呵。

相比之下,廣未涼子的眼睛太會笑了,她脫離不了少女時的可愛式表情和演技。雖說角色平面,發揮機會不大,但其表現只能說中規中矩。也許她並不適合溫柔的妻子。其實是否因為她近年婚姻生活不如意,才為她度身訂造此角色呢?記得前年看《超時空泡泡女》,她還是演阿部寬的女兒呢。試想若角色換了竹內結子或水野美紀演的話......

緒形拳無論在感慨閒談和入殮時都表現得形神俱佳。老是有人把他和已故的緒形拳混淆,他們特別擅長演這些充滿睿智的人生哲理的老人。沒有不尊重他們老人家的意思:他們的嘴臉好像年輕時曾經久歷風霜,人生過得不如意,扮演看破風塵的老人確具說服力,和北大路欣也及千葉真一是完全相反類型。順帶一提,飾演爸爸的峰岸徹在電影上映後便不幸與世長辭,又一次想起《風之花園》中的緒形拳,命運的巧合,生命的脆弱,我們不想看見也必須接受。

無論如何,《禮》在我心目中是實至名歸的佳作,以後回顧此作品時,不必在其獎項名單後加上「*」,以提醒我這是好看但過譽的電影。我比較冷血,多年來皆沒有為電影流過一滴眼淚,但現場很多人都感動得熱淚盈眶,包括我女友在內(好了,這是她最後一次出場)。惟電影主題是親情不是愛情,她並沒有因為流淚而依偎我的意思。我又一次後悔為何不看其他愛情電影呢?並心中痛罵大男人主義的編劇。順帶一提,早前我們曾一起看《Revolutionary Road》,現實殘酷得令我倆離場時沒話說,氣氛非常黯淡......所以和伴侶看戲也必須謹慎選擇。

最後一談日本電影:眾所周知,日本主流電影一向不是以戲劇感和震撼大場面為賣點,這是他們在國際上商業成績不顯眼的主因。加上其緩慢節奏和含蓄感情,非所有人也能接受。偏激的說,日本電影都有一定的「排他性」,商業成功多是改篇漫畫或小說作品,甚至當地年青人也不會去留意和發掘,更何談海外的我們?我猜導演瀧田洋二郎一開始也沒有想過電影能取得如此成就,他只是順其自然想拍出一部純樸感人的日本電影罷了。要獲得外人的認同,就必須把自己的東西赤裸裸地展示給外人看,而不是去遷就別人,看看拍給美國人看的《龍珠》改篇給人罵得如何臭頭,就知道堅持是非常重要的。

也分享一下近日好日本電影:北野武的《阿基里斯與龜》、黑澤清的《東京奏鳴曲》、是枝裕和的《橫山家之味》,沒有拿獎的也不等於不好看。

Picture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名林檎、小田切讓、淺野忠信、Perfume擁戴者(是的,名單越來越長),女星喜歡田中麗奈,新歡是北川景子。


[1]

我就一般感動
略嫌兩位老人的對白太白太似做戲,明教人生道理了
好像睇日劇中

或者我鐘意重口味
個死老婆假設幾有趣,更可以催淚...


[引用] | 作者 凌雲 | 28/03/09 02:54 | [舉報垃圾留言]

[2]

有心思的一篇文
幫婆婆頸掛毛巾
睇到主角體貼溫純的一面

回樓上
容易感動普羅大眾都係通俗直接的


[引用] | 作者 Aquel | 28/03/09 14:06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Aquel
Aquel :
有心思的一篇文
幫婆婆頸掛毛巾
睇到主角體貼溫純的一面
回樓上
容易感動普羅大眾都係通俗直接的

正如一百萬零一夜,道理顯淺,說得很白
故能吸引大眾

HKCM日藝組
[引用] | 作者 HKCM日藝組 | 02/04/09 02:4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