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CM日藝組 | 07/11/08, 11:11 | 電影觀感 | (1630 Reads)
Picture

難得日藝討論區聚會觀景,實有必要作個賽後報告。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只是說說別人閒話和不停向守門員攻門而已。貫徹我們一向離題的特色。

扯遠了,該說是影後報告。

記得《爆粗band友》(《D.M.C.》)漫畫是得悉木村Kaela也愛看才初接觸的,還有主角根岸崇一喜歡Kahimi Karie。聯繫到二個我喜歡的歌手,實在沒有不支持的理由--就如追隨Krauser二世的信徒一樣,帶點盲目的祟拜。而木村Kaela的確沒有騙我,《D.M.C.》真是他媽的好笑,隊冧你強姦你的刺激。


先概括《D.M.C.》的賣點所在:

(1)一網打盡兩類樂迷,無論是indie pop的樂迷(特別是swedish pop和涉谷系Flipper's Guitar,Kahimi Karie,Cornelius等等)或Heavy Metal的樂迷(請來Kiss的Gene Simmons客串一角),看到心儀的單位出現在作品上,自然倍覺有趣。

(2)如果不是以上兩類樂迷,也不打緊。因只純粹為笑也不會失望。喜劇的表達手法有很多種--黑色幽默和諷刺需要吸收者動腦筋和對該範疇有一定的認知才好笑。而《D.M.C.》透過的衝突和矛盾來搞笑,加上超乎想像的胡鬧誇張的情節,故更容易觸動大眾的笑點。

(3)別以為《D.M.C.》只是空洞無物的惡趣作品。當中好些地方發人心省的。就拿根岸做例已可看出不少道理:他無奈向現實妥協,是現實vs理想、實現夢想的形式、人性光明與黑暗……

我不相信陰謀論,也討厭二元對位。但我曾想過作者若杉公德對涉谷系和Heavy Metal的態度其實不是如漫畫般曖昧的:他暗地裡諷刺Heavy Metal音樂的膚淺,這從視Krauser二世如神明的信徒推敲出來。畢竟Heavy Metal一向被視為反建制,憤世嫉俗的音樂;他暗地裡宣揚涉谷系音樂,為這班曾紅極一時,但現在又被世俗主流忽視的歌手平反。作為半個indie pop的支持者,我這樣猜疑作者的用心。當然,極可能是另一錯誤解讀。

又扯遠了,該談回電影。

Picture

囉嗦的說,我討厭二元對位。原著vs改篇是一個沒完沒了的課題。一般而言,原著死忠支持者總愛挑剔改篇「沒有這個、沒有那個」,而看完改篇再看原著的又會「哦,原著仔細得多了」。我想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濃縮的改篇電影難以完全繼承原著,自然少不了加油添醋。於我而言,導演有沒有捕捉原著的精神和中心思想才是重點,反而風味和手法是其次,所以我愛看《秋葉原@deep》日劇版和《流星之絆》......

以一個原著支持者的角度看,我認為這是成功的改篇。首先,電影已達到原著最基本的功能--爆笑。密集式的笑彈加上眾演員的精彩演出,即使沒有看過原著,也一定滿足。這也是我入場前基本期望。有人抱怨說電影刪減了不少爆笑場面:Krauser二世強姦東京鐵塔、Krauser二世大戰MC鬼刃、社長的大隻twins變了二頭惡犬等等。其實我也很想看Jagy大人唱L'Arc-en-Ciel的Honey和根岸強忍鼻涕而被人誤認為Sid Vicious再生的經典場面。這就是我在(1)提到的趣點了。

我曾經擔憂過:原著是節奏爽快,猶如短篇結集成的漫畫,故事串連性不強。如果按照忠於原著的動畫版般拍成電影的話,一定凌亂不堪且流於表面的。所以電影刻意略加修改,對於爆笑場面的取捨,它刪去不必要,取對故事具推進作用的情節。而當中的改篇也是有利於串連故事:媽媽知道根岸的身分但沒有拆穿、看完歌迷的信的根岸,感動得變回Krauser二世在一班信徒護航下熱血地跑回會場、相川由子上台問Krauser二世是否根岸。全都起了串連的作用,令故事更具完整性和劇力,達到起、承、轉、合的結構。

最後,就是電影不多不少「漂白化」原著。電影中二個大命題非常明顯,一個是根岸和師弟常掛在嘴邊的「No Music,No Dream」;另一個就是母親向根岸說的「不管是那個模樣,只要帶給人夢想就好了。」(大意,忘記台詞)。我在《未來講師》的劇評已說過「秉承一貫日劇精神,那管劇情如何胡鬧,背後一定帶有正面訊息」,日本電影又何嘗不是呢?音樂或運動包裝之下都是談人生的勵志電影比比皆是,長氣又囉嗦一直是大多日本影視的傳統(就如我寫的文章一樣)。

Picture

原著的根岸是個絕望人,人物設定違反了日本勵志電影的公式,因此電影的根岸變得滿腔熱血。近年流行「政治正確」一詞,也成為人們的評定道德標準。《D.M.C.》是東寶出品的重點電影,故它不能是三級片,也能不是小眾cult片,它必須照顧大眾市場。因此改篇把「不正確」變成「正確」是無可厚非。

松山研一是近年日本電影界一大發現,人們對他的讚嘆多是由《Death Notes》開始,其實他除了善於飾演漫畫人物外,cult片和文藝片也難不了他,可以看看《不要嘲笑我們的性》、《夢十夜》和《Sexy Voice and Robo》。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全面男優。如果有一天,他在四大日本電影賞其中一個(或多個)獲得影帝頭銜,我也不會意外。上年的雙料影帝加瀨亮下季會重拍日劇,我也希望松山都可以這樣,還有宮崎葵和小田切讓:「即使你們可能不太在乎日劇市場,但請拍多點日劇吧!嗯,大前題是慎選劇本......」

Picture

不得不提是松雪泰子,一向以冷豔形象示人的她今趟化身一個滿口英文粗口的變態社長,比漫畫那個吸引十倍。性感衣著加上一些瘋狂漫畫化的大動作,非常養眼,我等日藝聚會的麻甩們都深表認同。

電影中的音樂,有一幕是根岸在唱片店中拿起Kahimi Karie的DVD《Muhlifein》 ,又有一幕背景是放著Kahimi Karie的《Mike always Diary》,大滿足!回程的巴士途中,我恨自己為什麼I-Pod沒有放她的歌呢?還有根岸的「飲歌」:《甜蜜戀人》也是一首旋律輕快愉快的好歌,如果向女孩而自彈自唱,女孩一定會很享受的,我才相信會像根岸般被人嘲弄為「你玩完了嗎」。

上星期還看了三谷幸喜編導的《The Magic Hour》,也是一套惹笑有趣的佳作。日本除了悶藝片(舒淇語)外,也善於出產笑片。連同荷里活的《Tropic Thunde》在內,近日看了三套高水準的笑片,很久沒有這樣欣喜了。噢,還有日劇《流星之絆》,在近來愁雲慘霧的香港,我總算找到一個避難場所。

Picture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名林檎、小田切讓擁戴者,女星喜歡田中麗奈,新歡是北川景子。


[1]

再重看漫畫頭三期,都認同改篇得好好

改阿媽度明做感動位,仲有d似東京鐵塔添


[引用] | 作者 TNK | 08/11/08 00:04 | [舉報垃圾留言]

[2]

Sor9ry!我衰囉,射我門囉,得未?


[引用] | 作者 KEEPER | 11/11/08 14:02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TNK
TNK :
再重看漫畫頭三期,都認同改篇得好好
改阿媽度明做感動位,仲有d似東京鐵塔添

媽媽那段教誨
好不d.m.c.呢


[引用] | 作者 日本藝能討論區 | 11/11/08 21:37 | [舉報垃圾留言]

[4]

一見到 根岸阿媽就知去到 說教位

不過套野真係拍得勁好笑(無睇原著)
真係笑足咁耐...幾好睇!~


[引用] | 作者 kinshing | 17/11/08 23:1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