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KCM日藝組 | 29/01/13, 00:12 | 日本音樂 | (4356 Reads)

 

    才不過一個月前的事情,這五位妹子的身影依然在我腦海中載浮載沉。在主場討論區樂此不疲地亂投毒藥,我想是時候把一切更有系統的留下痕跡。

   認識桃草不到一年,經損友介紹「這隊女子偶像團很有趣的說!」還自作主張「應該會合你脾胃。」打開《Z伝説~終わりなき革命》的視頻:「搞什麼啊?這是超人戰隊特攝片的主題曲嗎?只是風格奇葩一點的普通日本賣萌女子偶像組合罷。」就置若罔聞了。不用說也估計到往後發展,就是通俗愛情劇中怨家變戀人那種--日久生情,到最後愛得不能自拔。(後來挖恐龍化石時才發覺,原來我已一早在《桃花期》電影版看過她們,只以名字也不提的"idol甜甜圈歌"輕輕帶過,相比未段對Perfume的大書特書,只能慨嘆有眼不識泰山。)

    很公式的開場吧,等於求職面試或是新星做電台訪問一樣,又長又臭的自我介紹不離一二三abc。根本沒有人在乎內容。雖然如此,我還是要繼續說下去(其實內心很想說)。

    教我重新評估桃草是看了她們初上Music Station演唱《サラバ、愛しき悲しみたちよ》的表現(又一次先在看《惡夢小姐》時已聽過,依然過耳即忘)。為了布袋寅泰的大名,名牌奴隸就即管再給妳們一個機會吧。「搞什麼啊?這是《惡夢小姐》的主題曲嗎?這隊風格奇葩的日本賣萌女子偶像組合,很有趣呢。」特別是中間那個紅色天使,在菱形列隊舞步時,展露那甜美笑容,「嘩,就是這種感覺了。」隨後掉進甜稠的美夢去,天使與魔鬼如影隨形常在我身邊迴旋。不用說也估計到往後發展,我日以繼夜的進行挖掘工程,一頭裁進去桃草的國度。幸好桃草的歷史不算長,可以以"金錢可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的資本主義方法補完。對比小時候迷過安室奈美惠,迷過英國搖滾樂隊,迷過NBA籃球明星,當中所付出的時間和熱情,這是金錢換不到的。看來我也成了卑劣的成年人,"打敗不了他們,就加入他們。"資本主義萬歲!(文:李喂凸)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