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KCM日藝組 | 03/02/10, 00:34 | 日劇心得 | (1894 Reads)

 

也許我該看看夏樹靜子的原作小說,了解作品的原意才評論的;也許我該看看藥師丸博子主演的電影版,和SP版深入比較的;也許我該翻查資料,研究日本自戰後到八十年代間,女性定位和思想有何改變,才能避免出現霧裏看花,單靠媒體或朋友間以訛傳訛的知識,寫出不盡不實的評論。也許當我是一個高班(或是自稱的)的劇評人時--我才會做盡以上一切。落力剖析文本,除了娛樂商業角度評價外,從意識形態和社會文化角度作切入點也是專業(或是自稱的)所為。奈何小弟時間有限,能力更有限。固只從SP版來評論吧。

《w的悲劇》形式上是倫理推理劇,一開始便看似誠實地交代兇手,例牌狡猾的一著。最後來個大逆轉,真兇固然地在人堆中,也一如所料是個一直刻意被忽視,不作大篇幅報導的配角。容我這個非推理作品迷,但又愛自作聰明,自設原則的觀眾大放闕詞:對於這種故弄玄虛的做法,小則觀眾不能共同投入猜謎,大則落入作者自圓其說的窘局。這是推理或懸殊劇中低手的處理手法。

我並沒有為《W的悲劇》蓋上「失敗推理劇」圖章的意思。她一開始已經沒有適度地提供蛛絲馬跡,剝奪我們絞盡腦汁一同推理的樂趣。因為她是骨子裡是一套荒誕不經的喜劇,也是一首現實又悲哀的女人闕歌,探討不同年代女人存在價值的實錄。

一般論而言,女性作家會比男性更懂細膩的刻劃女人。她們固然懂得站在同性角度發聲,為女性帶上天使光環,並不遺餘力地展露男性的魔鬼尾巴。但到了狠狠批評女性的時候,她們也能改變立場,作個誠實的叛徒,比男人更不能情面地揶揄同性。〔文:李喂凸〕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