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KCM日藝組 | 25/03/09, 16:57 | 電影觀感 | (2162 Reads)

Picture

奧斯卡的早上,當我看到最佳外語片是《禮儀師の奏鳴曲》時,不禁手握拳頭大叫一聲「Yes!」。除了實現我第一個和最難實現的賽前期待外(另外二個是Mickey Rourke的最佳男主角和Danny Boyle的最佳導演),還實現了日本人相睽五十七年的夢--自黑澤明的《羅生門》及衣笠貞之助的《地獄門》後,再奪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雖然我一向不是奧斯卡的信徒,但作為一個電影節也挑日本電影為首選的支持者,也樂於看見日本電影在外國揚名立碑。即使不是日本電影,演員拿獎也沒所謂,就像前年菊池凜子在《Babel》獲提名最佳女配角和上年淺野忠信的《鐵木真》角逐最佳外語片一樣,我也同樣支持並暗地替她們打氣。(文:李喂凸)

 (閱讀全文)

HKCM日藝組 | 22/03/09, 18:00 | 電影觀感 | (1235 Reads)
Picture

作為現今最聞名國際的日本導演,北野武的作品一向是信心保証,今趟他帶到威尼斯參賽的是《阿基里斯與龜》,與《雙面北野武》和《導演萬歲》同被稱為北野武的「自省三部曲」--為其二十年執導生涯作出總結和自我檢討。前二作充滿戲謔的狂想意味,《阿基里斯與龜》卻是悲哀地諷刺現實的無奈。就主題而言,這是最貼近現實的一套。

北野武借希臘哲學阿基里斯永遠追不上烏龜的悖論來借古諷今:藝術家對藝術的追求是永無止境的,藝術的好壞不是形式和技術,而是貼近人心,難以掌握的玩意。本片主角真知壽窮其一生的精力,始終領略不到何謂藝術的真諦(其實全出自畫商(大森南朋)的詮釋),一切評論只是形式上的範疇。他屢敗屢戰,甚至犧牲了妻子和女兒,皆走不出死胡同。人到年老不要說成名,甚至一副畫也賣不出去,維持生計也成問題,潦倒得要問做妓女的女兒借錢買顏料,最後還險些陪上性命。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