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KCM日藝組 | 13/09/10, 00:10 | 電影觀感 | (2386 Reads)

主題都是一些老生常談,自由奔放的二十多歲少年跌蕩成長,在社會現實和夢想之間矛盾和掙扎。全片主張西巴式(註:灑脫又浪漫)闖蕩但求無怨無悔。

早幾年的話我會較多共鳴,可惜自己已經過了種田成男(高良健吾)之年,早變成冴木隆太郎(ARATA)了。做事溫飽行先自尊大賤賣。所以看回男女主角的處事即使覺得欠踏實但又有點羨慕。為何不在自己年輕無負擔時盡歡呢?(文: oolongtea)

 (閱讀全文)

HKCM日藝組 | 01/08/10, 13:16 | 日劇心得 | (5663 Reads)

 

自戀先生(長瀨智也)不必感到寂寞,起碼有藤本幸世(森山未來)陪他在每個星期五表演被女撇。不知誰能能先擺脫「今季最可憐角色」的醜名?

失敗有前因,你會較同情A)願意努力付出。但行事如盲頭鳥蠅般沒有計劃;還是B)事事步步為營,猜疑心重,結果裹足不前呢?也許大部分的人的答案是A),但我會選B),並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道理,或是美化的詭辯。純粹我也是這種人。(文:李喂凸)

 (閱讀全文)

HKCM日藝組 | 15/07/10, 00:05 | 每集短評 | (3241 Reads)

 

每到開季之時,我們從來不愁沒有文章發表,那管只有初評沒有總評。唉,一看到「冇眼睇的網誌排名」和「banner更新比貼文速度更快」就黯淡起來。

blog主在我個人簡介寫了一張又長又臭的喜好名單。我不否認我很花心,但我也很長情的。基本上,我會盡力不去錯過這份名單中的任何一個作品,遇著有感興的,就有衝動把感想轉化成文字,在這裡發表一番。有種”總算為他(她)付出過"”的實在感,也略減非法下載的罪惡感(虛偽!)。宮藤官九郎就是當中名中率最高的一個,我始終是支持作者論。

近年宮藤在電影和電視的成績都不算成功,以往天馬行空的創造力都消失了。找回長瀨智也搭擋,意圖複製以往成功方程式,重新擦亮金漆招牌。看看 《未來講師》的深田恭子和《流星之絆》的年輕演員們,喜感還是有差。(文:李喂凸)

 (閱讀全文)

HKCM日藝組 | 13/06/10, 18:12 | 日本藝人 | (4197 Reads)

 

據日本媒體報道,SMAP木村拓哉主演的富士台新劇《月之戀人 Moon Lovers》備受矚目,他在劇中扮演社長,與林志玲、筱原涼子和北川景子三位美女上演複雜感情,這本應該成為他的又一部純愛日劇代表作,可是他對新角色並不滿意,反而很嫉妒小田切讓,因為他最想出演的作品是真人版《One Piece》。

據《cyzo woman》雜誌的官方網站報道稱,木村拓哉在3月26日上TOKYO FM電台《WHAT'S UP SMAP》節目時曾透露出對小田切讓的嫉妒心情,他在電台節目上說:“我扮演過飛行員,賽車手,這次又是社長,雖然詮釋過很多各種各樣的角色,不過還是和理想中的差得遠了點。”

《One Piece》是在《周刊少年跳躍》上連載的一部超人氣漫畫,講述海盜的故事。2002年,木村拓哉從作家鈴木修那裏得到這部漫畫之後,這八年他一直是《One Piece》忠實粉絲,這已經是衆所周知的事。然而26日的節目上,一位聽衆挑起了木村拓哉的嫉妒心,這位聽衆說:“《ORICON STYLE》雜誌做過一個調查,讓讀者選出最希望誰主演真人版《One Piece》,木村拓哉都沒有進入前五名。”

《cyzo woman》雜誌官網稱,這位聽衆說的排行榜得票最高的是小田切讓,而且山治和索隆兩個角色讀者都希望他來扮演,木村拓哉聽了這些非常嫉妒,說:“這些進入排行榜的人,哪有一個說過喜歡《One Piece》了?小田切不是拿了兩個第一嗎?那他要選哪一個演才好?就算讓我演超卡魯鴨部隊隊長卡魯也行,至少是個人類就可以。”

據悉,這次《ORICON STYLE》雜誌的排行榜上,路飛角色讀者選擇了香取慎吾,木村拓哉以前就曾表示希望扮演山治,如果《One Piece》能拍真人電影,絶對值得一看。(布布)

文章出處 :http://dailynews.sina.com/bg/ent/otherstar/sinacn/20100331/23141310612.html

以上報導,加上《月之戀人》的悶氣。我嘗試做木村肚裡的一條蛔蟲,當個未代會考生:『試就〈歸去來辭並序〉一文,分析陶淵明寫作時的心情。』穿鑿附會是少不了。 (文:李喂凸)

 (閱讀全文)

HKCM日藝組 | 01/06/10, 11:27 | 日本音樂 | (2085 Reads)

一直覺得在這裡發表日藝新聞沒有什麼意義。但今次例外,因為同時收到二篇值五個emotion的新聞。

http://mainichi.jp/select/today/news/20100601k0000e040078000c.html

木村Kaela將和瑛太結婚,已懷孕五個月的她,預產期為十一月。

每當偶像結婚,支持者紛紛化身為女兒出嫁的父母。一一檢視男方的職業、身份和人品,是否達到當女婿的標準。今次我對這個女婿很滿意,他一向形象健康,極具草食男的氣質,想必真人會像演出中的角色一樣溫柔細心吧。內在只是我們憧憬的幻想物,惟我同樣欣賞瑛太的外在。作為古著愛好者的我,對於瑛太的衣著品味很是讚同。他倆起碼在外型打扮上會很合襯。

不知在婚禮時,Kaela會否自唱Butterfly呢?(文:李喂凸)

 (閱讀全文)

HKCM日藝組 | 26/05/10, 16:58 | 日本音樂 | (739 Reads)

Picture

早前為組合「AAA」作曲的「想見你的理由」成功打入公信榜單曲榜冠軍
今次為北乃きい作詞作曲的這首「花束」成績又會怎樣呢?

單曲將在7月21發售
現在先聽為快

想靠北乃還債看來是不太可能吧...

其實我比較在意的是七月期的劇集到底有沒有北乃的份兒
說到底還是比較喜歡她作為女優的這個身份

Picture傑夫,澳洲留學生,以為喜愛女優寫鱔稿(當然包括這篇)為己任,欣賞的女優有北乃紀伊、仲里依紗等。


HKCM日藝組 | 26/05/10, 14:34 | 日劇心得 | (5241 Reads)

 

收視跌倒十五,愛和數字玩探戈的人們前仆後繼分析其敗因。已死的月九和純愛劇一早鑽入棺材,還要拖累木村大神被貶為木村拓哉麼?其實我還嫌未夠低,希望有跌到十的一天。壞心腸的我倒不是希望月九和木村能藉此大破大立,這不是我關注的事情。只求電視台、編劇和製作人不要再當觀眾是笨蛋。就如看利物浦,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換來的只有絕望。(文:李喂凸)

 (閱讀全文)

HKCM日藝組 | 25/05/10, 01:59 | 日本音樂 | (468 Reads)

kpoppedia

 

 第一次為連結作公告。因為blog主為日藝討論區會員---makkaho,請多多支持。

blog主也說很久沒有寫這麼多字。筆者相信他的用意,就是單純想把自己喜歡的東西推介給別人而已。就如當初筆者作文推介perfume一樣,與其孤芳自賞,不如分享給更多別人認識。我們討論區曾有個測試中毒程度榜,忘記這到達什麼程度了。估計起碼有第二級吧。

各大小討論區,常看人們比較日本和韓國孰優孰劣,往往落入甲駁乙辯的地步。筆者不是死忠日迷,也不是賣日本或韓國娛樂產品,沒有任何利益考慮。何不拋開成見,嘗試認識一下對方呢?

我們日藝討論區是個公開的平台,實際卻愈來封閉,會員老化,人丁單薄,好像橋子和ooolongtea因網上搜查無意中撞入來,還會積極討論的,近來半個都沒有了。以致這個sina平台也日漸減產,似乎大家都很喜歡冨樫義博......

人家說「萬事起頭難」,筆者說「持之以恆難上難」。blog主說會定期更新kpop新聞,短期內還會繼續寫。嗯,能維持這樣心態的話,短時間就會慢慢累積成長時間了。

同時,也惹起筆者心中一團火,不能再偷懶了。預告有難於免俗寫《月之戀人》和探究木村拓哉。和今季最好看的《mother》,貫徹我們推介underdog的方向。

  李喂凸,名字取尼維特諧音,祖雲達斯球迷,村上春樹、宮藤官九郎、椎 名 林檎、小田切讓、淺野忠信、北野武、筱山紀信、Perfume擁戴者(是的,名單繼續增長),女星喜歡田中麗奈和深津繪理。     

 


HKCM日藝組 | 19/05/10, 11:52 | 日劇心得 | (2293 Reads)
>

 

故事流程大致相同,學校背景就因文化關係全部都改動過,不過一樣係一間因為收生率不足就快關閉的中學(中間加插財團加入的劇情,而且會影響主線故事)。一樣有乒乓波練數和跳舞學英文。但看源氏物語就變了看色情故事(笑)。

初時看覺得說教味太重,太多硬道理要說。去到中後期主角們背景明朗化,就開始明白那些說教係是用來突出各角色的背景和性格。結局就一貫韓劇作風。催淚再催淚。(文:makkaho)

 (閱讀全文)

HKCM日藝組 | 13/05/10, 02:18 | 日劇心得 | (2858 Reads)

今季最早開始又最早完結的日劇。能吸引我定時追看,總算有一篇總評啦。

薰(北乃紀伊)重遊舊地。撞巧遇上文治叔(岸谷五郎),從其口中找回兒時的記憶,這一幕改篇是挺感人的,使薰當母親的決心更為堅定。不同於小說中,薰只有看回舊報導才能得悉希和子(檀麗)的過去。其實最可憐的人物是文治,一個大好男人,愛上一個不該愛的女人,親口表白被拒,落得孤獨一世的下場。很殘忍呵!

年幼的薰對第八日死去的蟬並不感可惜, 一句「活到第八日的蟬並不寂寞呵!」暗示出她對生命價值的看法,無論多困難也要堅守孕育新生命的責任。她一開始是選擇淡忘,以不在乎的態度的面對希和子,到後來慢慢轉變到接受並理解她,從中獲得勇氣和自信。或許母女相認不是更圓滿的結局嗎?由薰從第一日重回舊地開始,她已沒有這個打算。在餐廳中放下蟬屍的舉動是一個暗喻:她已經拋開過去,決定獨力做個單親媽媽,選擇一條難行的路。(文:李喂凸)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